应刘传红主编邀请,2017年4月20日下午,外交学院亚洲研究所董亮博士做客“地大学报讲坛”,作了题为《英国退欧、特朗普执政与巴黎气候进程》的学术报告。分为五个部分:气候变化问题;巴黎气候进程的特点;英国退欧的影响;特朗普政府的气候政策;结语——全球气候治理走向。

报告开始,董亮博士从国际关系、政治学视角,对气候变化问题作了基础性的介绍。他认为,气候变化问题超出一般的环境或气候领域,已经由科学问题转变为全球治理问题。气候变化国际谈判的实质,是争夺未来各国在能源发展和经济竞争中的优势地位。全球气候治理,从国家关系视角来看,是无政府状态下的国际合作,进行国际合作一个重要路径就是国际制度建设。董亮博士还简要介绍了国际气候治理中的主要行为体比如欧盟、小岛屿国家,国际气候制度及其进程,气候会议外交的作用。

在介绍巴黎气候大会的进程时,董亮博士通过京都议程与巴黎进程的对比,鲜明地突出了巴黎气候进程的特点,即强调透明度,遵循适当性逻辑,多层治理、多元行为体参与,主动、自愿等,其中适当性逻辑——“国家自主贡献”方式是巴黎气候大会顺利进行的重要原因之一。董亮博士还分析了中美欧三方在巴黎进程中发挥的作用,认为中美的合作态度对巴黎大会起到了积极促进作用。

英国退欧或加剧欧盟内部的不稳定性,《巴黎协定》的国际进程也将受到影响,比如,英国是否与欧盟一同履行《巴黎协定》取决于两者的退欧谈判;若双方彻底分离,各自“国家自主贡献”(INDC)都将重新编制,这可能引起欧盟内部的气候目标发生变化。退欧还势必会削弱欧盟在气候联盟和谈判上软硬实力。此外,英国退欧还会引起欧盟成员国的观望态度,退欧谈判久拖不决会导致欧盟成员国拖延会议批准《巴黎协定》进程。此外,英国退欧也会影响国内气候政策,使其呈现松动的态势。

特朗普上台后,对奥巴马的气候政治遗产进行了全面清除,取消奥巴马政府的清洁电力计划,在国内松绑化石能源管制,回归传统能源;主张停止向联合国气候变化项目交费,消极对待气候变化。在多边机制,特别是G7G20机制内,特朗普政府不断阻碍国际气候议题。在双边议题上,中美气候合作也迅速遇冷。

最后,董亮博士指出,全球气候治理的相互依存关系与集体行动困境一直相伴,而解决这种困境(特别是搭便车者)则需要强有力的国际制度安排和政治意愿。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美国、欧盟发挥着重要领导作用。但是,特朗普上台为美国外交以至全球气候治理带来负面效应,在此情形下,欧盟应在全球气候治理中发挥更重要的角色,而欧盟正被内部经济问题、难民问题、英国退欧等牵制。不管其他国家的政治如何变化,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正在追求国内气候政策和低碳发展的决心未变。目前,欧盟与中国都在等待特朗普的进一步动作,以调整各自参与《巴黎协定》的进程的立场和政策。整体而言,未来巴黎气候进程的命运令人担忧。(柳媛供稿